揭秘博世长沙“灯塔工厂”

● 数说湖南首条工业4.0生产线秒便可生产一个ABS电机,操作人员减少80%,36道工序、39个工位只需2个人操作,一个人负责上料、一个人负责成品质检,质量损失减少了30%,换型时间减少了30%

看到一波又一波的“取经者”,刘瑜的记忆回到了几个月前那个令人兴奋的时刻。

3月30日下午,世界经济论坛对外公布2022年度第一批13家“灯塔工厂”名单,博世汽车部件(长沙)有限公司名列其中,成为湖南本土首家荣获“灯塔工厂”称号的企业。

得知消息的那一刻,刘瑜激动得站了起来,眼眶红润。办公室里响起一阵阵欢呼声和掌声。

掌声是同事送给刘瑜和团队成员的。身为博世长沙工业4.0高级经理,刘瑜和团队成员闯过了一关又一关,终于梦想成真。

此次灯塔工厂评选,全球参选企业有1000多家,入围者可谓百里挑一,博世长沙为何能脱颖而出?

“那一年有两个契机,一个是国务院印发了《中国制造2025》,长沙发布了全国首个智能制造三年行动计划。”博世长沙生产技术总监张毕生回忆说,当时智能制造概念大热,但社会普遍对智能制造、工业4.0的概念语焉不详,更不清楚智能制造的生产线是什么样子。

在长沙建一条工业4.0的生产线,让企业就近学习!这一任务就落到了博世长沙,并从当年10月启动。

实际上,博世长沙自己也渴望已久。原来,自2006年落户长沙以来,博世长沙产值持续增长,产线多条,不少设备历经岁月磨洗,开始变得老旧。

张毕生告诉记者,一切都是从零开始,团队摸着石头过河,在经过3个月的研究、摸索后,工业4.0生产线概念设计蓝图才正式出炉。

怎么才算“活”了?“互联互通,让原本的机器信息孤岛实现连通。”刘瑜解释道。

于是,博世长沙买来智能传感器,安装在设备上,捕捉设备运行动作,包括振动、扭矩、电压和电流等一系列数据。

“我们把互联程度分为了四个等级。”刘瑜告诉记者,从设备、产线、车间再到公司,均实施了不同程度的互联,尤其是车削等核心工艺、关键设备的互联。

而对于一些机械、重复的工位,则采取机器代人,为此博世长沙几年来投入100多台机器人,提升产线和车间的自动化水平。

经过一年多的建设,2016年底,湖南首条工业4.0生产线在博世长沙正式投产。

这条产线有多厉害?几个数据可见一斑:生产效率提高了30%,7.5秒便可生产一个ABS电机,操作人员减少80%,36道工序,39个工位,只需2个人操作,一个人负责上料,一个人负责成品质检,质量损失减少了30%,换型时间也减少了30%。

几年下来,博世长沙互联的设备、产线越来越多。“机器人互联率逾80%,预计2023年可实现100%;60多条产线实现了互联,整个公司互联率超过80%。”刘瑜列举了3个数据。

“灯塔工厂”项目旨在遴选出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尖端技术应用整合工作方面卓有成效、堪为全球表率的领先企业,被誉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指路明灯。按照评选标准,每个企业必须有5个及以上数字化制造应用案例,且具备世界领先水平。

博世长沙此次申报方案中,最为打眼的当属人工智能驱动生产能源管理、机器人实时管理系统、数据智能决策、全透明的生产现场管理和端对端智慧物流中台等5个应用案例。

“几个应用案例能够实现,最核心的资源是数据。”3年前,夏晓毛来到博世长沙担任数据科学家,成为企业第一个专家级数字化人才。在他眼中,数据对数字化而言,如同石油一般重要。

车削工艺是生产数据的富矿。记者在博世长沙看到,一台台设备呈岛式设置,布局十分紧凑。“一台设备一个月就能产生100G的数据。”夏晓毛指着跟前的设备介绍,车削设备加装传感器后,以数千赫兹的频率采集车刀振动数据,然后从中提取上百个特征用于数据模型。

“数据采集还要经过处理、建模和验证与应用,最难的就是建模。”在夏晓毛看来,要把一线工程师的经验转化为数据模型,特征指标选择,探寻合理区间,需要不断尝试。“曾经为了建一个数据模型,我们团队花大半年时间却没有进展。”

皮带是博世长沙最常见的一种易耗品,每月费用在14万元左右。以前更换,全凭经验。但也有局限性,因皮带生产批次、产品质量差异等因素,会让皮带的使用寿命不尽相同,这就会出现部分皮带还未到使用时间就被更换的情况,而且一旦20多米长的皮带断了、卡了,需要停机三四个小时进行更换,带来难以估量的产量损失。

“我们先后从声音、磨损图像、振动等维度去分析皮带磨损情况,最后发现通过振动指标判断是最佳的。”夏晓毛说,团队运用大数据技术、机器学习算法对皮带等易耗品进行深入分析,并建立高精度易耗品使用寿命预测模型,以此给出易耗品最佳更换时间。

如今,该数据模型上线后,帮助博世长沙提升皮带、焊接电极、车削刀具等生产易耗品30%以上的使用寿命,并节省50%的更换时间。

事实上,数据的流通和利用在博世长沙无处不在。在物流端,从原材料供应、运输、内部流转到生产及货物出厂,整个流程都由物流中台通过实时数据连接。而在流通的过程中,只要监控到数据异常,系统就会及时报警。

博世长沙原物流总监文天俊介绍,该平台帮助博世长沙节省了30%的物流成本和15%的库存周转天数,使生产周期大大缩短,在提高生产效率的同时,其创新的方案和系统创造了博世全球多个第一,并进行了推广。

几年来,数字化的浪潮浸润着博世长沙的每一个角落,通过渗透率达到100%的可视化数字化车间管理,博世长沙在内部实现了涵盖流程、原料、设备、人事、文件系统等多个业务环节的精益日常管理。

“专家级数字化人才有10余人,玩家级数字化人才超过400人。”在博世长沙生产运营副总裁邓宁的手机中,记者看到一个名为数字化夏令营的微信群,入群人数有460多人。

比人数增加更重要的是员工思维方式的转变。“不少员工看到数字化的成效,都积极主动投身数字化浪潮,纷纷利用业余时间设计数字化解决方案。”邓宁说。

这得益于博世长沙设立了一种类似于揭榜挂帅的机制,只不过提出需求的是员工:结合日常工作,博世长沙员工会提出数字化升级需求,再由公司筛选、审核,给予研发资金。

“大家热情都很高,目前开发了好几款软件。”邓宁说,目前博世长沙正在使用的一款智能报表系统就是由员工自主研发,另外一款报价系统让原本2周的报价周期缩减到1天。

看到公司几年的数字化革新,博世长沙总经理魏彦更是喜上眉梢。对于“灯塔工厂”的概念,他更愿意描述为“未来工厂”。

“我们将会继续致力于技术革新,深度聚焦生产流程自动化、智能化、数字化的全面实现,构建智能制造价值链及智能生态系统,向‘未来工厂’的建设目标持续迈进,助推中国先进制造业领跑世界。”魏彦说。

湖南“优冠”:技术创新让中国体育产品走向世界

人民网长沙4月20日电 标准化的厂房、自动化的生产线日,位于湖南汨罗产业园的改性TPU塑胶跑道生产线万平方米的能力,产品已远销俄罗斯、沙特、智利、法国、西班牙等国家。

2016年8月,湖南长沙经开区汨罗产业园工业地产(一期)优冠项目正式开工。项目规划总面积达350亩,一期开工建设面积为100亩。目前一期厂房建设完工,正在进行设备安装和调试,将于4月20日左右正式投产;同时,产业园二期项目也已进入环保测评阶段。

该项目将以改性TPU塑胶跑道、人造草+天然草混植草坪等体育制造项目为基础,用两年时间完成招商引入、投资建设工作,到2018年6月,计划将园区打造成为集体育场馆建筑材料、体育器材、体育用品、幼教设备等生产制造企业于一体,体育设备集中、集成制造一站式供应综合性园区,该园区或成为我国中部地区最大的体育设备综合制造产业园。

是怎么一家企业用科技创新让孩子彻底远离“毒跑道”,用技术开发让中国足球运动贴近国际化,为了探寻答案,我们近日走访湖南体育龙头企业——优冠实业集团。

走进优冠实业集团长沙总部,首先引入眼帘的是一个大鱼缸,4条娃娃鱼正慵懒的趴在缸底。水中几块橘红的塑胶格外引人注目,“这是公司研发的产品——改性TPU运动场材料。”优冠实业集团董事长钟高明介绍,这款塑胶材料和文具一样安全。“娃娃鱼对养殖环境要求极高,必须在天然无污染水的环境下才能生存,而这4条娃娃鱼已经和塑胶共生了两年。”

去年,优冠改性TPU塑胶跑道材料亮相印度新德里运动设备展览会。来自中国的新概念塑胶跑道吸引了不少观展商的注意,但难免也有人对处于“毒跑道”漩涡中的中国制造心存疑虑。

“这款产品质量好吗?够安全吗?”“肯定是安全的,你看,我来咬一口!”这是钟高明与一位印度当地观展商的对话。谈话间,他将一块优冠改性TPU塑胶跑道材料咬下含在嘴里,轻松的模样就像儿时课堂上无意间咬着笔头或橡皮。这一过程,让观展商目瞪口呆,同时又心悦诚服。

“如果让孩子们站 在 毒跑道 的起跑线上,作为行业从业者的我,不仅丧失了作为企业家的操守,更丢掉了一个普通父亲的尊严。”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在钟高明眼里,“一条好的跑道,应该同时具备安全性、实用性、经济性和美观性,跑道就应该做得像文具一样安全,孩子们可以无忧无虑地赢在起跑线年,钟高明与其团队开始对传统聚氨酯材料进行改良和突破。历经近400个昼夜,上万次的实验,改性TPU材料最终得以面世。“改性TPU材料不含苯、甲苯、游离甲苯二异氰酸酯(TDI)、短链氯化石蜡,采用天然水替代含重金属物质化学催干剂促进成胶,无刺激性气味。”钟高明介绍,在同等厚度情况下,改性TPU材料比传统运动场材料综合成本降低了15%。

功夫不负有心人,改性TPU材料获得国际田联IAAF认证和欧洲进出口检测合格证。截至2017年2月,改性TPU已在长沙、新疆、贵州、江西等地的上千所大中小学校及企事业单位使用,累计铺装面积过千万平方米。

优冠的眼光不仅是在塑胶跑道上,其研发的“人造草与天然草混植”技术,将原来人造草坪中使用的塑胶再生颗粒与石英砂改变为营养土,不仅提升运动场体验度,降低维护成本,安全性也大大提高。

据了解,国内第一个“人造草与天然草混植”足球场已在选址,全国多地均向优冠抛出了橄榄枝。混植足球场建成后,优冠在后期设备养护的过程中还将采取领先行业的人工智能养护与管理系统。

随着体育健身受重视程度的提升,市场需求迅速膨胀,数量较少的合格厂家生产的产品一时供不应求。一些不具备生产资质,甚至根本没有专业技术背景的厂商一窝蜂涌入市场,一时间将塑胶跑道行业搅弄得“乌烟瘴气”。

钟高明回忆说,仅2015年,全国塑胶跑道的生产厂家便骤增两三千家,而在过去的40年间,全国塑胶跑道的生产企业也不过40家左右,得到国际田联认证、环评报告批复待审的厂家均未超过20家,“这种增长速度,想想都很可怕。”

“塑胶跑道归根结底是一种化工产品,应该有严格的材料生产标准和施工标准,也应该有严格的市场准入机制和行业规范。”今年2月9日,湖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发布《DB43/T 1252-2017学校合成材料运动场地面层质量安全通用规范》(以下简称《规范》),并予3月1日正式实施。

“湖南终于有了可用的统一标准。”《规范》的发布让钟高明十分振奋,他介绍,该《规范》对学校合成材料运动场地面层的各种固体原料、非固体原料、面层成品等不同方面的有害物质含量及释放限量均作出强制性要求。如,要求固体原料中每公斤苯含量不得超过0.05克等。

而优冠实业集团成为《规范》主要起草单位之一,优冠实业集团的产品已走在行业标准前列。目前,优冠旗下系列产品已通过《学生用品的安全通用要求》相关检验,并符合欧盟ROSH强制性环保标准,且通过国际田联的IAAF认证、国际网联ITF认证、绿色十环环保认证等高标准认证。

为肃清行业内乱象正本清源,优冠实业集团主动出击,聘请10名资深律师组成“打假维权团”,并初步完成了证据搜集过程,准备对十余家相关企业的商标侵权及专利侵权行为进行维权诉讼。

钟高明介绍,优冠改性TPU材料成功应用后不久,效仿者便有到几十家。2016年,优冠改性TPU正式获得国家发明专利证书,但模仿甚至“剽窃”的企业竟骤增逾千家。

“一味的技术模仿无法推动塑胶跑道及相关生产行业的发展,而剽窃更是对致力于创新研发企业的沉重打击。”钟高明强调,几乎所有模仿改性TPU材料配方的生产企业都对这一配方一知半解,不仅有损优冠及改性TPU的金字招牌,使用仿冒品的体育场馆塑胶跑道更是受到致命伤害。

钟高明表示,不断进行产品创新研发及相关专利的申请和维权,是出于对推动塑胶跑道及其体育相关行业不断向前发展的动力,也是对自身劳动的尊重。钟高明说,欢迎同行与优冠就研发生产进行探讨,但对于未经授权却私自仿冒优冠产品及商标的行为却一定是“零容忍”的。(周翔)

长沙碳变科技有限公司简介

长沙,古称潭州,地处湘江下游,气候温和、降水充沛 ,有“屈贾之乡”、“潇湘洙泗”之称 。

“经世致用、兼收并蓄”,“心忧天下、敢为人先”是长沙人普遍具有的精神品质,孕育和走出了曾国藩、左宗棠、谭嗣同、黄兴、蔡锷、、等名人 。

长沙拥有普通高校51所 ,独立科研机构97家,两院院士52名,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14家,国家重点(工程)实验室15个,国家企业技术中心12家!依托于得天独厚的环境与技术条件,无数新创企业扎根于此,长沙更成为全国互联网范本城市!

长沙碳变科技有限公司,初创型互联网企业,得益于优越的创业投资环境,展露头角!

主营业务包括:软件开发、项目承接、互联网技术服务等、人才猎头服务,是互联网+时代背景下一家创新型的互联网科技公司。

一流的软件设计、开发、运营、维护团队,是集团2018年战略布局的重点城市之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湖南城陵矶国际港务集团有限公司

随着“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中部崛起、洞庭湖生态经济区等国家战略的布局和实施,以及湖南城陵矶“一区一港四口岸”的批准和设立,为充分发挥岳阳作为湖南融入长江经济带的“桥头堡”和通江达海新增长极的作用,湖南省委、省政府决定整合岳阳港、长沙港以及省内其他港口资源,与上港集团、长沙新港和中交投资等公司合作组建湖南城陵矶国际港务集团有限公司。

湖南城陵矶国际港务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金8亿元人民币,于2015年5月13日挂牌组建,2016年1月8日正式运营,为岳阳市一类国有企业,现辖1个全资子公司—岳阳城陵矶新港有限公司和1个控股子公司—长沙集星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

湖南城陵矶国际港务集团有限公司的组建运营,实现了岳阳、长沙两港资源整合、联动发展,构建了快捷高效的集疏运体系,提升了城陵矶港的综合竞争力,打造了长江中游及中部地区综合枢纽港,为湖南长江经济带和岳阳“一极三宜”江湖名城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

快讯丨赛哲集团长沙超级工厂正式投产

(6月9日,赛哲集团长沙超级工厂投产暨感染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研究中心揭牌仪式举行。星辰全媒体记者 柳佳路/摄。)

星辰在线日讯(星辰全媒体记者 柳佳路 舒展)6月9日,赛哲集团长沙超级工厂投产暨感染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研究中心揭牌仪式在湖南省检验检测特色产业园举行。

据悉,赛哲集团成立于2010年,专注于病原微生物检测服务,集团在粵港澳大湾区拥有创新中心、长沙建设超级工厂,在华东地区、华北地区、西部地区计划设立大型临检中心,组成“十字纵横”战略,赛哲集团长沙超级工厂坐落于长沙市岳麓区湖南省检验检测特色产业园,包含生产中心、临检中心和研发中心,主要围绕高精尖测序设备研发生产、工业4.0智能临检中心、感染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研究中心、AI神经网络辅诊系统开发等项目进行建设。

仪式上,赛哲集团感染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研究中心正式揭牌,暨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弓作首席科学家接受聘任。赛哲集团“愿景2030”科研协作计划也正式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