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工证”不该被稀里糊涂认证

近年来,我国认证市场规模逐年增长。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底,我国认证机构和检验检测机构数量突破5.4万家,服务产值超过4000亿元。但与此同时,网络虚假认证行为日益猖獗,一些非法机构铤而走险,为企业办理假证、提供虚假资质,甚至非法购买居民个人信息注册电商,售假、炒信等非法行为时有耳闻,给营商环境、安全生产、身份信息安全埋下隐患。(《半月谈》7月10日)

从报道中可知,记者实际操作发现,在某购物软件搜索“特种工证”,各家网店的售证价格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一家店铺展示的商品显示:高空作业证、焊工特种证、叉车作业工作证,售价为80元。在该商品链接下方的1000余条购买评价中,甚至有买家写着:“新工地开工,应付检查办理了一批,扫码可以查电子档,完美应付检查。”一句轻飘飘的“完美应付检查”,看后让人心里有沉甸甸的焦虑:在这些准入信息、认证信息规范尚待完善的行业,虚假认证大行其道、形成灰色产业链的背后,是一个个威胁安全生产的“不定时炸弹”。哪怕这些“不定时炸弹”有极小的“引爆”概率,其造成的后果都将不堪设想。

不仅如此,一些企业高价购买假资质,破坏的是行业生态和营商环境;同时,网络虚假认证催生了搜集公民身份信息的非法产业。正如有报道所称,尽管近年来市场监管部门一直在对网络认证开展专项治理,但市场上虚假认证、非法认证的乱象依然“顽固”存在。对此,还需通过更为有力、更为有效的措施,进一步规范网络认证市场。

一方面,面对企业需求和市场变化,有必要不断完善相关的认证规范。从报道中可知,当前的网络认证市场之所以出现种种乱象,与相关方面管理与规范的滞后性存在一定程度的关系。比如,近些年,出现了越来越多有一定技术门槛的细分行业,相关职能部门没有提供权威的资质认定,但企业却有一定的认证需求。另外,一些地方的“一网通办”等企业办事平台,未能对正规的资质认证渠道进行及时的信息发布,而一些企业去搜索网站了解相关信息时,容易被所谓的竞价排名“带偏”,进而上当受骗。

就此而言,不管是针对行业的准入资质申请认证,还是企业管理水平的认证,相关监管部门要根据市场的动态变化,及时、迅捷地进行梳理,将认证需求与资质认定有效衔接,同时准确、迅速地进行信息发布,为企业提供便捷、高效、权威的认证渠道与认证服务,满足企业或强制性认证、或自愿性认证等多样化的需求。

另一方面,有必要对认证机构建立“黑白名单”制度。对此,有专家建言“建立认证机构的注册制度,加强行业自律,完善对认证机构的准入和退出管理,排除不良认证机构和机构人员”,这是一个有益思路。更进一步说,深入推进“互联网+监管”,健全认证风险监测预警追溯机制,对提供虚假认证的机构和业务中介开展执法整顿,在此基础上及时公布认证机构的“白名单”“黑名单”,是对认证机构进行有效监管,以及提醒企业在进行网络认证时审慎选择的好方式。

不管是高空作业证、焊工特种证,还是叉车作业工作证,每当一张“特种工证”被“稀里糊涂”地认证和卖出,都会埋下一个不容忽视的安全隐患。站在最本位的安全角度考量,迅捷且有力地规范网络认证市场,绝对宜早不宜迟。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报社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近年来,我国认证市场规模逐年增长。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底,我国认证机构和检验检测机构数量突破5.4万家,服务产值超过4000亿元。但与此同时,网络虚假认证行为日益猖獗,一些非法机构铤而走险,为企业办理假证、提供虚假资质,甚至非法购买居民个人信息注册电商,售假、炒信等非法行为时有耳闻,给营商环境、安全生产、身份信息安全埋下隐患。(《半月谈》7月10日)

从报道中可知,记者实际操作发现,在某购物软件搜索“特种工证”,各家网店的售证价格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一家店铺展示的商品显示:高空作业证、焊工特种证、叉车作业工作证,售价为80元。在该商品链接下方的1000余条购买评价中,甚至有买家写着:“新工地开工,应付检查办理了一批,扫码可以查电子档,完美应付检查。”一句轻飘飘的“完美应付检查”,看后让人心里有沉甸甸的焦虑:在这些准入信息、认证信息规范尚待完善的行业,虚假认证大行其道、形成灰色产业链的背后,是一个个威胁安全生产的“不定时炸弹”。哪怕这些“不定时炸弹”有极小的“引爆”概率,其造成的后果都将不堪设想。

不仅如此,一些企业高价购买假资质,破坏的是行业生态和营商环境;同时,网络虚假认证催生了搜集公民身份信息的非法产业。正如有报道所称,尽管近年来市场监管部门一直在对网络认证开展专项治理,但市场上虚假认证、非法认证的乱象依然“顽固”存在。对此,还需通过更为有力、更为有效的措施,进一步规范网络认证市场。

一方面,面对企业需求和市场变化,有必要不断完善相关的认证规范。从报道中可知,当前的网络认证市场之所以出现种种乱象,与相关方面管理与规范的滞后性存在一定程度的关系。比如,近些年,出现了越来越多有一定技术门槛的细分行业,相关职能部门没有提供权威的资质认定,但企业却有一定的认证需求。另外,一些地方的“一网通办”等企业办事平台,未能对正规的资质认证渠道进行及时的信息发布,而一些企业去搜索网站了解相关信息时,容易被所谓的竞价排名“带偏”,进而上当受骗。

就此而言,不管是针对行业的准入资质申请认证,还是企业管理水平的认证,相关监管部门要根据市场的动态变化,及时、迅捷地进行梳理,将认证需求与资质认定有效衔接,同时准确、迅速地进行信息发布,为企业提供便捷、高效、权威的认证渠道与认证服务,满足企业或强制性认证、或自愿性认证等多样化的需求。

另一方面,有必要对认证机构建立“黑白名单”制度。对此,有专家建言“建立认证机构的注册制度,加强行业自律,完善对认证机构的准入和退出管理,排除不良认证机构和机构人员”,这是一个有益思路。更进一步说,深入推进“互联网+监管”,健全认证风险监测预警追溯机制,对提供虚假认证的机构和业务中介开展执法整顿,在此基础上及时公布认证机构的“白名单”“黑名单”,是对认证机构进行有效监管,以及提醒企业在进行网络认证时审慎选择的好方式。

不管是高空作业证、焊工特种证,还是叉车作业工作证,每当一张“特种工证”被“稀里糊涂”地认证和卖出,都会埋下一个不容忽视的安全隐患。站在最本位的安全角度考量,迅捷且有力地规范网络认证市场,绝对宜早不宜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