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队创新助力“空中造楼机”走向世界

4月13日,由中建三局自主研发的最新一代“空中造楼机”在海南自贸港首次亮相,它将用于加快建设海南第一高楼——高度达428米的海南中心项目。

“空中造楼机”是代表中国建造最高科技水平的“大国重器”,更是建筑行业内超高层建设的“必备法宝”,中国“空中造楼机”技术全球领先。而这个让建造摩天大楼犹如“搭积木”的庞然大物,最初的研发团队只有4个人,现任中国建筑先进技术研究院党总支书记、院长的王开强就是其中之一。回忆研发过程,他说,是集体的智慧和心血注入,成就了“空中造楼机”全球领先的技术。

5月2日,长江日报记者来到位于武昌区临江大道的武汉长江中心项目施工现场。眼前,巨大的蓝色“钢罩”内就是新一代的“空中造楼机”。

每当完成一层楼的施工,传统方式是将外围的爬架“加高”,向上再架设一层脚手架,同时拆除已建好楼层所有的模板等材料,人工搬运或利用塔吊运往新楼层,费时费力。

运用“空中造楼机”后,操作架无需人工架设,施工区域通过顶升平台,2小时内完成4.4米的“上升”,所有材料和设备设施可随“造楼机”像“搭乘电梯”一样升到新楼层。

在施工现场,王开强戴着安全帽和工人们一起在“造楼机”主体结构中爬上爬下,确保“造楼机”顺利运行。据他介绍,利用“空中造楼机”,4.4米的结构层,百余名工人穿插作业,大约5天就可以施工完毕。而传统的超高层建筑,每一层施工需要花费6天甚至7天。

王开强2009年博士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加入中建三局。“我们要像生产汽车一样,采用机械化流水作业建造大楼。500米、800米,甚至1000米,在云层之上,我们的工厂照样开工!”刚入职时,中建三局总工程师张琨的大胆设想就让王开强深受震撼。如何沿着大楼“爬”几百米甚至上千米,并且持续工作数万小时?最开始,建造这个“空中造楼机”,没人敢想。

2009年末,入职不满一年的王开强就被委以重任,成了“造楼机”研发团队的关键成员,加入4人小分队主攻“造楼机”的研制。凭借着扎实的专业功底,王开强迅速成长为一位优秀的课题负责人,10多年时间,他带着团队做了上百次的设计和试验。

“通过构造创新,我们让一块3厘米厚的混凝土可承载几十辆汽车的重量。”由此,王开强及团队突破了技术难题,成功发明“混凝土微凸支点”,帮助“造楼机”牢牢地“抱紧”大楼,快速爬升,稳稳屹立于云端之上。

“在项目现场,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系统接驳和调试。”王开强介绍,初代“造楼机”的数字化水平较低,因此需要较多的人力去调试。

顶升过程中,监测系统突然报警,5毫米、10毫米、15毫米……数据显示,近2000吨的“空中造楼机”正在倾斜,即便工人们迅速启动所有制动,但倾斜仍在加剧。“快撤!”几秒钟内,王开强迅速反应,用对讲机通知平台上的同事快速撤离,而他和项目总工两个人却留了下来,紧盯着监测系统。很快,警报停止,原来是监测数据显示故障导致的虚惊一场。

王开强下定决心,要打造一套高效稳定的监控系统,提升“造楼机”数字化水平,保障安全运行,通过不断迭代,已稳定运行于数十个项目,牢牢把控着高空中“造楼机”每一秒的安全。

4月13日那天,王开强坐在办公室中,全程观看了第四代轻量化顶模在海南运行使用的过程。“每次看到又有新项目用上了‘空中造楼机’,我都觉得很骄傲。”

2017年,王开强和团队成员一起赴海外投标项目,但却没有得到业主重视。然而,当他拿出基于“空中造楼机”的全新技术方案后,一向严谨的德国设计师都感叹说:“无法想象,中国的建造技术竟如此先进,你们改变了我对中国的认识!”

同年,运用了“空中造楼机”的北京中信大厦项目,528米的主体结构封顶。该项目使用的“空中造楼机”在全球首次实现了大型塔机与施工作业平台的集成。500米以上高楼建造的世界性难题被中国人破解,施工安全与效率得到进一步提升,“大国重器”由此惊艳全球。

不仅如此,王开强和团队还针对量大面广的普通住宅建造,自主研发了新一代轻量化顶模平台。从摩天大楼到超高层建筑,乃至百米以内的高层建筑,已形成系列化建造解决方案,研发的尖端技术成果逐渐向常规房建项目普及应用,在全国多个住宅项目投入使用。

武汉以我为荣,我为武汉代言。当前,武汉正大力实施城市更新行动,深入推进美好环境与幸福生活共同缔造,奋力打造新时代英雄城市。中建三局研发团队已自主研发出四代“空中造楼机”,打造了20余座300米以上的地标建筑。作为团队的一份子,在建筑领域深耕10余年的王开强为武汉多座标志性高楼建设都用上了“造楼机”深感自豪,并表示将和团队成员们一起,牢记建造报国的初心使命,继续致力用核心科技代言“中国建造”,以更高水平的快速建造、智慧建造、绿色建造、优质建造、安全建造服务武汉建设发展,真正以“大国重器”助力谱写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武汉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