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爆火的爆哭香蕉猫是看乐子还是照镜子?

不仅要考虑最基本的日销费用、猫猫的价格,以及到处能粘的猫毛,甚至为了让猫住得舒服些(指不会把桌上的所有东西都创飞)还要考虑猫窝和猫爬架的占地面积。

面对如今越来越快的生活节奏和越来越贵的物价,年轻人自然在经济上有些苦恼。

于是,几乎无成本的云养猫,在短视频和社交平台攻入生活每个角落的时代理所当然地壮大起来。

没有经济条件、没有居住条件,或者单纯是太麻烦没有办法养猫,又非常喜爱这种毛茸茸的生物的年轻人聚集在各种各样的萌宠视频里,对着猫猫尽情发电。

时代在进步,除了养猫博主分享的图片和视频外,我们还能在更多领域看到猫猫的身影。

虽然这款游戏争议很大,但是拿下TGA的年度最佳独立游戏,并且有很广的传播度,足以看出猫猫题材背后的潜力。

除了游戏,meme作为一种部分年轻人深为喜爱、易于共感的互联网新兴文化基因,自然也少不了猫猫的加入。

无数表现出人性化神情,或是单纯蠢萌可爱的猫咪,从抚慰大伙精神状态的萌物变成了能表述一些特殊心情的迷因。

有趣的文字加上大家本就喜爱的可爱动物,双重攻击拿下了一大批冲浪网友的心。

其实类似于香蕉猫这样,较为低创,但又很贴切的表现使用者心情或是状态的表情包和meme早已有之。

只是最近大家开始乐此不疲地利用简单的绿幕素材和基础的视频剪辑,来给这些只有一张图的出场时间的猫猫一个“完整的猫生”。

其中出场率最高的,比如下图这个happy猫,只用几天时间就攻陷了我的b站首页。

在这些简单、易懂,甚至毫无基础逻辑的视频里,你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以猫猫为主,但不限于猫猫的动物形象。

在抠图并剪辑后,制作者都爱给它跳跃的动作配上“happy happy happy”的魔性bgm,这也是它称呼的由来。

还有被称为“臭猫”的窝手黑猫,它原本也只是一段萌宠视频中的主角,后来被GMOD,也就是盖瑞模组的创意工坊作者们做进了游戏,取名为“Maxwell”。

不过经过互联网的迭代,如今它更多和摇摆的轻松音乐(结算动画音乐)联系起来,自身的动画表现方法也有所不同。

这其实就是一个很简单的,把猫猫头和猫爪抠图贴在苹果上的创意,但意外地带动了一波二创潮流。

和“Let me do it for you”同期爆火的可颂猫猫,也是与苹果猫同源的创作。

和苹果猫类似,却在视频中获得最多弹幕、有了最多二创(我瞎说的)、锐评人数最多的无冕之王——

在所有类似的梗图猫猫剪辑视频里,不论视频内容、不论高创低创、不论时间长短,你都能看到这样的弹幕:

猫猫吃东西寄了,香蕉猫在哭;猫猫被创飞了,香蕉猫在哭;猫猫们开运动会了,香蕉猫在哭;猫猫们在开罐头,香蕉猫还是在哭。

但是话说回来,在猫猫梗图因为各自的原因受到喜爱和传播,进而获得二创的大背景下,我,和身边的一些朋友,似乎反而更喜欢,或者说会更注意香蕉猫这个形象。

在众多二创剪辑中,不同于用怪异方法“猫猫队立大功”,或是单纯给大伙带来欢乐体验的各类猫猫,香蕉猫只是在哭,无穷无尽地哭。它在别的猫猫遭重的时候哭,在惹祸之后哭,甚至毫无理由地开屏就哭。

香蕉猫是《瘟疫传说:无罪》里的倒霉弟弟,是生化危机里的碍事莉,是你那个打游戏打着打着就闭了麦把自己压力到退队的冤种兄弟。

然而,这种讨厌似乎并不是真正对香蕉猫的排斥。meme的魅力也正在于此,它将生活中的一种典型以非官方、幽默化的形象展示出来,让人们可以更轻松而坦然地去思考并接受它。

比如我额外地关注香蕉猫,是因为会想起自己现实中犯的蠢。它可能只是一件小事,但却难以解决——

赶火车的路上,在地铁上打翻了牛奶,身上却没有纸巾,只能看着奶渍随着地铁加速蔓延开来,车站还马上要到了。

香蕉猫就是走在这样的困境里,它好像无能为力,又好像能做很多。但它只是在哭,就像我不会用衣服和背包去擦地上的牛奶一样。

因为我会想到,在我尴尬地看着地铁上流动的牛奶渍时,有大爷大妈,年轻的白领,不止一个人,从自己的包里拿出大把的纸巾,用语言和眼神询问我,你是否需要帮助?

我的尴尬和无助感在一瞬间消失,我很高兴地蹲了下去,我做错了事,此刻我的身子矮了,但在大伙的目光里,我并不感到自己被低视。

在互联网处处对立、二极管频现的现在,猫猫梗图的二创视频,在萌宠以外,给了大伙一种新的感动。

我们挺累的,每天都在消费时间。我们做不到一个晚上赚九千块钱,但也好像不至于桥洞底下盖小被。

希望能有更多这样的视频,简单、有趣,却又真的能让我们看到,真实地活着的自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