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达装备下游颓势未止扩产“放卫星” 募投项目拟购设备数量或遭夸大

2019年1月,南通超达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超达装备”)冲击主板被否,背后牵出同业竞争问题。超达装备实控人冯建军近亲属冯建国、冯宏亮控股的企业经营范围,与超达装备相同或相似,且存在重合客户。而此次“卷土重来”背后,截至目前,超达装备已历经三轮问询,深交所在第三轮审核问询中再度问及其同业竞争问题。

此番再闯资本市场,超达装备仍存诸多问题待解。其中,超达装备业绩表现并不“给力”,报告期内其营收净利增速双双下滑,净利润甚至连续两年“开倒车”,同时其主营业务毛利率与净资产收益率也逐年走低。此外,超达装备多家前五供应商社保缴纳人数为零人,前述供应商是否具备交易能力?尚未可知。另一面,自2018年以来,超达装备产能利用率及产销率双降,且其市占率在同行中“垫底”,在下游遇冷的情形之下,超达装备此次募资新增产能或难消化。值得注意的是,超达装备两项募投项目的信息披露现“罗生门”,存在拟购置设备数量、研究课题数量与环评报告对不上的“异象”。

一、业绩显“疲软”净利润两年负增长,主营业务毛利率与净资产收益率“双降”

此番上市,超达装备业绩表现“不尽人意”。不仅营业收入增速下滑,超达装备的净利润增速和主营业务毛利率也逐年走低。

据签署日为2021年2月24日的招股书及签署日为2021年4月30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2017-2020年,超达装备营业收入分别为4.27亿元、4.74亿元、4.47亿元、4.52亿元,2018-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10.89%、-5.55%、0.94%。

不仅如此,2018-2020年,超达装备主营业务的毛利率及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均逐年走低。

2018-2020年,超达装备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18.8%、13.42%、9.93%。

不仅业绩表现并不“给力”,超达装备主营业务毛利率与净资产收益率也逐年走低,未来其将如何保持其可持续盈利能力?

采购系企业生产经营重要的一环,然而,超达装备多家供应商的社保缴纳人数现“零人”异象,或缺乏交易能力。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南通卓晟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卓晟”)均为超达装备的第一大供应商。同期,超达装备向南通卓晟采购铝锭的采购金额分别为960.92万元、1,191.22万元、1,217.93万元,占原材料采购总额比例分别为6.35%、8.48%、9.73%。

且招股书显示,超达装备于2017年起与南通卓晟开展合作,南通卓晟自2018年起成为超达装备的前五大供应商。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南通卓晟成立于2017年7月31日,实控人为冒建春。2017-2020年,南通卓晟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据公开信息,除了南通卓晟,冒建春的关联企业还有南通卓标铝材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卓标铝材”)、如皋市春梅羊毛衫厂。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卓标铝材成立于2021年2月5日,正在进行简易注销公告。如皋市春梅羊毛衫厂为个体工商户,成立于2015年11月17日。

据招股书,2018年,上海展汉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展汉”)为超达装备的第二大供应商,超达装备向其采购模具钢的采购额为641.48万元,占当期原材料采购总额的比例为4.24%。2019年,超达装备向上海展汉及江苏博亿兴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亿兴”)采购模具钢的合计采购额为746.2万元,占当期原材料采购总额的比例为5.31%。2020年,超达装备向博亿兴采购模具钢的采购金额为850.1万元,占当期原材料采购总额的比例为6.79%。

需要指出的是,博亿兴与上海展汉系同一实控人崔斌控制下的企业,超达装备向其采购金额合并计算。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20年,博亿兴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同期,2018-2020年,上海展汉社保人数均为0人。

且招股书显示,2018年,博亿兴成为超达装备的第二大供应商,对于此次的变动情况,超达装备解释原供应商上海展汉考虑到地理位置、经营成本等因素,2019年起逐步将主要经营场所由上海转移至江苏南通,并以博亿兴为主体与超达装备进行交易。

显然,受同一控制的上海展汉、博亿兴,作为超达装备的原材料供应商,在合作期间社保缴纳人数均现“零人”异象,超达装备与上海展汉、博亿兴的交易真实性存疑。

据招股书,2018年及2020年,苏州哈东铝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东铝业”)均为超达装备的第四大供应商,超达装备向其采购合金铝材的采购额分别为370.39万元、340.28万元,占原材料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2.45%、2.72%。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20年,哈东铝业的社保人数均为0人。此外,2020年7月22日,哈东铝业因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据公开信息,哈东铝业的实际控制人为梁世华,除了哈东铝业,梁世华并无其他持股公司。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alt=>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报告期内,即2018-2020年,超达装备多家前五供应商社保缴纳人数为零人,前述供应商是否具备交易能力?尚未可知。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8年以来,国内汽车产量和销量均陷入负增长,且颓势未止,而报告期内达装备的产能利用率、产销率双双下滑,其募投项目新增产能或遇“消化不良”的窘境。

据招股书,超达装备长期专注于汽车内外饰模具及其配套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营业务以模具业务为核心,以汽车检具和自动化工装设备及零部件为延伸。汽车内外饰模具行业的下游为汽车零部件行业,超达装备下游客户主要为汽车零部件供应商。

据招股书,超达装备同行业可比公司天津汽车模具股份有限公司、宁波方正汽车模具股份有限公司、青岛海泰科模具有限公司、宁波合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力科技”)、无锡威唐工业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唐工业”)市占率分别为1.39%、0.63%、0.43%、0.41%、0.32%,而超达装备市占率为0.32%。

上述市占率以各公司模具收入除以国内汽车模具行业市场规模计算(根据2019年国内模具产值2,900亿元的约1/3左右系汽车模具测算)。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年末,超达装备员工人数分别为1,507人、1,333人、1,161人,2019-2020年年末员工人数同比下降11.55%、12.9%;同期,员工离职数量分别为283人、344人、349人,新招聘员工数量分别为395人、170人、177人。

据招股书,超达装备所处的汽车内外饰模具行业以及下游汽车零部件供应商、汽车整车厂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

据招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