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死4伤!中建二局项目总工、生产经理、安全员被逮捕!安监站总工、科长总监、项目经理、班组长等人追究刑责!

这起事故此前传的沸沸扬扬,估计很多同行也记忆深刻。但是这项目暴露的乱象,目前仍然存在。今天,我们将这份调查报告再次整理发布出来,希望起到一个

2019年3月,扬州市一海底电缆项目施工工地发生一起附着式升降脚手架坍塌事故,事故造成7人死亡、4人受伤。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该案二审判决共11名相关责任人获刑。

其他9名被告人(安全员、安全部负责人、班组长、安全部经理、总监工程部经理、爬架实际施工单位总经理、项目负责人、爬架实际施工单位实际承揽人等)也分别被判刑,并在数年内禁止从事与安全生产相关的职业。

一审法院认定,2019年3月21日12时左右,抹灰工宋某乙在立塔18层装修架进行补洞作业,孙某乙、张某乙、徐某、王某己等工人按照施工进度继续转到立塔北面在未通过验收的落地脚手架上进行抹灰作业,均未采取相应的防坠措施。12时30分许, 7名工人至立塔19层继续进行装修架下降作业。项目经理、安全员、监理方均不在场,无人制止爬架工在架体内作业,也未在下方设置警戒区,导致与下方抹灰工人垂直交叉作业。13时10分许,东北角装修架在下降时发生架体坠落,6名工人随装修架从高空坠落,与底部落地架相撞,致使在5楼落地架进行室外抹灰作业的4人一同坠落至地面。7人先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事发后,胡某、吕某程、肖某彪、杨某、刘某伟等人参与伪造了3月18日《安全问题全面停工整改通知书》、3月19日《关于做好现场爬架安全管理的函》、3月21日《关于立即停止现场爬架下行作业的函》、3月13日“爬架下行告知单”(操作人员为廖俊红等人)、班组安全活动记录、爬架下降安全技术交底及技术交底记录、外墙抹灰技术交底记录等资料,并于3月24日晚上、3月25日中午等时段多次串供。

事故发生后,扬州市人民政府成立了“3 21”较大事故调查组,并出具了调查报告,该报告认定,本次事故的直接原因为,违规采用钢丝绳替代爬架提升支座,人为拆除爬架所有防坠器防倾覆装置,并拔掉同步控制装置信号线,在架体邻近吊点荷载增大,引起局部损坏时,架体失去超载保护和停机功能,产生连锁反映,造成架体整体坠落。作业人员违规在下降的架体上作业和在落地架上交叉作业是导致事故后果扩大的直接原因。项目管理混乱、违章指挥、工程项目存在挂靠、违法分包和架子工持假证、工程监理不到位等是造成事故发生的间接原因。

经认定,被告人吕某程(安全员)对事故发生负主要责任,刘某伟(安全员)对事故发生负主要责任。肖某彪(安全部负责人)对事故发生负直接责任。廖某红(班组长)负事故直接责任。谢某(安全部经理)负事故直接责任。张某德(总监)对事故负有直接监理责任。杨某(工程部经理)对事故后果扩大负直接责任。李某平(爬架实际施工单位总经理)对事故发生负领导责任。胡某(项目总工)对事故发生负重要责任。赵某云(项目负责人)对事故发生负重要责任。李某(爬架实际施工单位实际承揽人)对事故发生负重要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吕某程、胡某等11人在生产、作业中违反有关安全管理的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情节特别恶劣,其行为均已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法院判处吕某程有期徒刑四年,禁止其自刑罚执行完毕之日或者假释之日起三年内从事与安全生产相关的职业;判处胡某有期徒刑三年,禁止其自刑罚执行完毕之日或者假释之日起三年内从事与安全生产相关的职业。其他9名被告人也分别被判刑,并在数年内禁止从事与安全生产相关的职业。

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正确,量刑恰当,审判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上诉人吕某程及其辩护人提出改判缓刑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法院不予采纳。

2019年3月21日13时10分左右,扬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中航宝胜海洋电缆工程项目101a号交联立塔东北角16.5-19层处附着式升降脚手架下降作业时发生坠落,坠落过程中与交联立塔底部的落地式脚手架相撞,造成7人死亡、4人受伤。

违规采用钢丝绳替代爬架提升支座,人为拆除爬架所有防坠器防倾覆装置,并拔掉同步控制装置信号线,在架体邻近吊点荷载增大,引起局部损坏时,架体失去超载保护和停机功能,产生连锁反映,造成架体整体坠落,是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

作业人员违规在下降的架体上作业和在落地架上交叉作业是导致事故后果扩大的直接原因。

二是项目安全员吕某兼任施工员删除爬架下降作业前检查验收表中监理单位签字栏;

三是备案项目经理长期不在岗,安全员充当现场实际负责人,冒充项目经理签字,相关方未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制止;

一是爬架实际施工单位安全部负责人肖某彪通过微信形式,指挥爬架施工人员拆除爬架部分防坠防倾覆装置(实际已全部拆除),致使爬架失去防坠控制;

二是项目部工程部经理杨某东、安全员吕某程违章指挥爬架分包单位与劳务分包单位人员在爬架和落地架上同时作业;

三是在落地架未经验收合格的情况下,杨某东违章指挥劳务分包单位人员上架从事外墙抹灰作业;

四是在爬架下降过程中,杨某东违章指挥劳务分包单位人员在爬架架体上从事墙洞修补作业。

一是监理公司发现爬架在下降作业存在隐患的情况下,未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制止;

三是监理公司明知分包单位项目经理长期不在岗和相关人员冒充项目经理签字的情况下,未跟踪督促落实到位。

5.监管责任落实不力。市住建局建筑施工安全管理方面存在工作基础不牢固、隐患排查整治不彻底、安全风险化解不到位、危大工程管控不力,监管责任履行不深入、不细致,没有从严从实从细抓好建设工程安全监管各项工作。

鉴于上述原因分析,调查组认定,该起事故因违章指挥、违章作业、管理混乱引起,交叉作业导致事故后果扩大。事故等级为“较大事故”,事故性质为“生产安全责任事故”。

1.刘某伟,爬架实际施工单位项目部安全员,因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已于2019年4月30日被扬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2.肖某彪,爬架实际施工单位安全部负责人、爬架工程项目实际负责人,因涉嫌重大事故责任罪,已于2019年4月30日被扬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3.李某平,爬架工程项目合同签约人,爬架工程项目的实际施工单位负责人。因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已于2019年4月30日被扬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4.胡某友,项目总工、生产经理,因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已于2019年4月30日被扬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5.吕某程,项目安全员,因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已于2019年4月30日被扬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6.赵某云,分包项目负责人,因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已于2019年4月30日被扬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7.李某彬,劳务承揽人,因涉嫌重大责任事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