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酸出错“被”进方舱 检测方润达医疗月入2亿还自悔“投入少致赚钱少”

原标题:核酸出错“被”进方舱 检测方润达医疗月入2亿还自悔“投入少致赚钱少”

上市公司润达医疗旗下的核酸检测机构上海中科润达医学检验实验室(后文简称:中科润达)正在面临频繁出具“假阳性”报告的指控。

凤凰网《风暴眼》联系到两位身处上海的爆料人,根据其提供的材料可以确认,的确存在同一名被检测者在短时间内被中科润达出具“阳性”报告,但其他检测机构出具“阴性”报告的案例。

不仅如此,由于居民对中科润达检测结果准确性投下不信任票,上海黄浦区五里桥街道直接将中科润达更换为其他核酸机构。

面对汹涌的舆情,上交所对润达医疗下发监管工作函,而该公司股价今日遭遇跌停。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不久前,润达医疗刚刚因4月29日、5月5日、5月6日连续三个交易日股价波动过大而收到上交所问询函。

随着事件不断发酵,凤凰网《风暴眼》还发现,中科润达是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以来,首批被上海官方纳入核酸检测正规实验室的其中之一。

2020年3月18日,中科润达是首批通过上海市临床检验质量控制中心《2020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核酸检测能力验证》的实验室,该公司正式成为输入型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的受委托第三方检测机构。

有网友对此担忧:这是否意味着,长达两年多时间以来的核酸检测服务中,中科润达或许还存在其他潜在的“假阳”风险?尤其是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在政治局强调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毫不动摇坚持“动态清零”的时刻,因为核酸检测机构的不准确数据,会给疫情防控带来多大影响,值得深究。

一位身处上海黄浦区的爆料人王先生向凤凰网《风暴眼》爆料称,自己4月17日通过上海中科润达医学检验实验室(后文简称:中科润达)进行核酸检测,4月18日得知结果为阳性。但自己在4月18日中午、19日中午及晚上连续三次进行抗原检测均为阴性。

不仅自测抗原为阴性,4月20日和4月21日,王先生在青浦区国家会展中心方舱医院经由上海兰卫医学检验所所做的核酸检测结果亦均为阴性。只是在4月22日,王先生进入方舱2天时间后,才再次被出具阳性报告。

无独有偶,另一位身处上海的李先生亦向凤凰网《风暴眼》表示,自己一位同事在经中科润达检测呈阳性后进入方舱,但此后连续几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之后,该同事由方舱出院转为居家隔离。而在居家隔离期间,该同事连续核酸检测阴性之后,变为阳性。而对于这次阳性检测报告,“到底是本身确诊的复阳还是方舱感染的阳是个谜”。

微博平台上,“中科润达核酸检测结果准确性遭质疑”成为热搜话题词。多位网友评论表示自己或身边人遭遇了相似的情况。

有网友发文表示,五一期间,其所在小区进行单人单管核酸检测,其中一女孩结果呈阳性。在没有复检的情况下,该女孩三小时内转运至四叶草方舱医院。但在方舱期间,该女孩每次核酸检测结果都是阴性,三天后被获准回家。

还有网友表示,其于2022年4月12日在中科润达检测出阳性之后,被转至方舱医院。在连续三次“阴性”结果后,第四次才被确诊为“阳性”,该网友质疑,“等于就是因为这家中科润达的阳性报告让我去方舱得了一遍奥密克戎的”。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居民对中科润达核酸结果投下不信任票,上海黄浦区五里桥街道更是直接将中科润达更换为其他核酸检测机构。

凤凰网《风暴眼》查阅上海五里桥街道海悦小区公众号“爱满海悦”发现,在文章的留言处,该公众号证实已经将核酸检测机构换成核子华曦。

行业专家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核酸检测出现假阳性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在采样、转运、检测等某个环节受到环境污染,或者采样的医护人员同时是疫苗接种人员,医护人员在开启疫苗瓶、抽取疫苗液体、注射疫苗等过程中,身体,设备,器械等受疫苗(不致病,但核酸检测结果会显示阳性)“污染”时,可能会检测出假阳性结果。

值得注意的是,面对群众的质疑,在5月10日的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卫健委副主任赵丹丹表示,针对网上部分市民对核酸检测结果的情况反映,已开展对相关第三方检测机构的调查,如果发现违法违规问题,将依法依规从严查处,绝不姑息。

而对于“假阳”报告知否可以追偿索赔,一名不愿具名的律师向凤凰网《风暴眼》透露,目前由于“损失”多少无法界定,也没有相应救济渠道,因此是否追究赔偿、能不能实现赔偿还需要看事态的进一步发展,“目前看还不能下定论”,该律师表示。

5月11日上午,上交所对润达医疗下发监管工作函,就媒体报道相关事项提出工作要求。

润达医疗5月11日早间公告称,中科实验室为公司持股48.43%的上海中科润达精准医学检验有限公司之全资公司,日常严格按照实验室规范流程进行检测。对于上述舆情,公司高度重视。公司已要求中科实验室就相关情况启动内部自查并配合有关部门调查。如有需澄清或说明的相关情形,公司将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润达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1月6日,法人刘辉,公司系医学实验室综合服务商,主要为各类医学实验室(包括医院检验科、第三方医学实验室、体检中心、疾控中心和血站等)提供体外诊断产品、技术服务支持、实验室运营管理等。

天眼查数据显示,润达医疗前三大股东分别是杭州市拱墅区国有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朱文怡、刘辉,持股比例分别为20.02%、9.48%、7.25%。其中杭州市拱墅区国有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由杭州市拱墅区财政局100%持股。另外,上海润达医疗旗下还有56家控股参股企业。

公司主营业务包括两大板块:商业综合服务板块(IVD传统供应链业务、集约化业务/区域检验中心业务、第三方实验室检测业务)和工业板块(IVD产品研发生产业务、数字化检验信息系统业务)。

据润达医疗2021年年报,去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8.60亿元,同比2020年增长25.33%;实现归母净利润3.80亿元,同比2020年同期增长15.23%。其中,第三方实验室业务去年实现营收3.53亿元,同比增长125.60%,轻松实现翻倍,在各类核心服务型业务中增速最快。

资料显示,润达医疗旗下目前共有两家第三方实验室,分别为此番涉事的中科润达和黑龙江龙卫精准检验中心。其中,中科润达成立于2017年9月,注册资本3000万元,而黑龙江龙卫精准检验中心则成立于2016年5月,注册资本6000万元。

尽管新冠检测业务在公司整体营收中的占比不高,但却格外受到公司重视。在2021年年报中,润达医疗就明确表示,去年业绩增长原因“主要系新冠检测业务带来的业绩增量和常规检测业务的逐步恢复。”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4月28日召开的2021年年报业绩交流会上,润达医疗相关负责人还对新冠检测业务开展时间晚流露出“悔意”:“倘若过去两年多时间里投入更多力量到新冠检测,可能利润会好得多,这也是管理层最近所检讨的。”

与此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